今天有肌体育为大家谈谈里尔的内容,下面是小编精心整理的〔里尔〕里尔克的诗歌《秋日》,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问题1:里尔克创作《秋末》时的背景

秋日

主啊,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几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北岛说:这是一首完美到几乎无懈可击的诗作。然而我们应该怎样来领略这样的完美呢?

首先我遇上的就是译诗与原诗能否通融的问题,我一直怀疑一首德语诗歌被译成中文后,会失去原诗的精确与质感,神韵与音乐。显然,在读了北岛著的《时间的玫瑰》之后,这样的感觉更加强烈。因为就《秋日》这首为里尔克赢得最伟大诗人称号的诗歌,也有非常不同的中文版本,其中就有冯至、绿原等译本。然而每一个译者所能感悟并用自己的诗情将它翻译成自己母语诗歌的时候,一定会加入自己理解的东西而变得使同一首诗歌出现大相径庭的效果。同时我也一直以为一名译者本身就应该将译诗和原诗,比作是仆人和主人的关系,必须忠实于主人的完全意志,不得有丝毫的出轨。但是我能理解这却有相当的难度,上面我选择的这首《秋日》是北岛译的,我也看了冯至、绿原的译诗,我也更自我的喜欢北岛的译作,也许北岛的译诗里有更多现代诗歌的风韵和在比较文化反省中的理性,也许将来还会有更好的译诗版本出现。只是让人有些遗憾的是,译诗也有与时俱进的问题而感觉到阅读起来的不确定性。有些些迷惘,但是就此篇《秋日》也已经足够打动我的心灵了。

1875年12月里尔克生于捷克的布拉格。1893年第一次堕入情网,并由初恋情人资助出版第一部诗集《生活与歌》,两年半后分手。1897年5月里尔克结识了俄国将军的女儿莎乐美。那年她36岁,比里尔克大14岁,里尔克一见到莎乐美就堕入情网,并在一个月的猛烈进攻下莎乐美投降。整整三年,莎乐美就是他的全部中心,在一切之上,莎乐美给予了他最具穿透力的爱情,给予他真正的安全感和自信,虽然在1901年中断了通信,并在1902年与画家克拉克结婚并认识了罗丹,在1903年又恢复了通信,此后,里尔克和她从原来的耳鬓厮磨相互影响转为相敬如宾,友情持续一生。《秋日》就是在1902年新婚不久去巴黎为一家出版社写关于罗丹传记之后一个月写下的,应该是在九月。值得一提的是尼采向莎乐美求爱遭到拒绝,然而却说她是目前他所认识的最聪明的女人,同时她还是弗洛伊德的好朋友,曾两度与里尔克拜访过列夫•托尔斯泰,她应该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而且里尔克因她而改变不少。

里尔克其实一生都很窘迫,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而且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游荡在故乡之外寻找艺术的给予,沉淀于他体内更多的是对漂泊生活的忠诚和完全内心孤独的自我对话。里尔克在外行走的岁月里,他既渴望交流又喜欢保持自身的孤独状态,既由于经济原因只能辗转于廉价的小客栈,又极其渴望乡村别墅、贵妇人和大自然的风情。事实上,里尔克的世界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世界。当他写下《秋日》的时候他自己想到的只是记录他的心情,却根本没有想到会像是天赐一般给予了他诗人的精灵。也许有些诗人一生写了上万首诗歌都是平庸之做,只要有一二首精灵般的闪光,那么就能真正进入到高境界诗人之列。里尔克应该就是这样的一种诗人,当然他一生没有写出上万首诗歌。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对《秋日》的背景做一个简单的描述,这样才能更好的理解诗歌的眼睛和抚摸它柔滑的肌肤。第一句主啊,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中的起句实际上就是一个基督徒习惯用的词汇,是时候了却带着明显的指令意味。夏天盛极一时应该就是说夏天的疯狂,因为有是时候了的铺垫,马上就能感觉到哪怕是凶极一时的夏天马上就要过去了。第二句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中的日晷本身就是靠阴影的方位来定位时间的,而诗人用的却是你的影子,忽然间感觉有些孤独的寂寥,而让风吹过牧场却使那个影子慢慢地扩散至时空更大的空旷,带有明显的由内向外的诗歌方向性。被秋风吹过的牧场固然辽阔,瑟瑟的风使牧草摇曳,那是诗人眼里秋日的大自然。第二段落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再给几天南方的好天气,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比较好理解,直意就是酿葡萄酒的过程,饱满的果实由充裕的阳光催熟了果实的甘甜,那个压字异常生动地勾勒了整个过程,美妙而不可言,只剩心里的唏嘘感叹极少字数中蕴含的无限空间。诗人为何要用一段来描述酿酒的过程,细细品咂这样的过程不正是生命成长的过程么?不正是大自然的给予加上人类的创造的情趣么?在秋日果实累累的繁华下面,诗人不是在暗示着生命律动的音乐么?在两个小段的铺垫下忽然就呼啸的推出了极具个人色彩的诗句,进入了全诗的****。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是诗人的名句,就像是概括了里尔克一生的寻找与漂泊,在这样的时候只能等待与漫游,是一种怎样的凄凉啊,在遥望中激情肆意又十分克制,这样的激情触及了我们正视自身生存困境的勇气,来给了我们走向未来的精神品质。接着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猛地,从读书写信徘徊就将我们拉回了近在身边的景象,而这些景象不正是一个漂泊者寂寥的倾诉么?而一句落叶纷飞轻飘飘给读者一种空灵而幽怨的意象,在深秋的落叶中看见满天飞舞的落叶,一个在小径里痴痴独行的人儿,难道没有感觉凸现了更深的凄切感么?这总是让我感觉到电影镜头常常使用大自然的风起云涌带给人类的心灵冲击,却在一种平静的压抑中收场。

应该说整篇诗歌采用推进式的阶梯结构,是诗人刻意布局的,第一段大自然与上帝与我的契合,第二段的酿酒过程成为感悟的中介,推导出第三段诗人要真正表达对孤独的理解与彻悟。这首诗的妙处就在于将大家熟知的意象进行组合,让我们轻松的走进了诗人的内心,并体验和激发了我们心灵深处的寂寞心情,并使我们激动不已。

诗歌所能带来的情趣就是从一颗心走进另一颗心,并且随之跳跃与感动。显然,里尔克的这首《秋日》做到了,并在百年的岁月里越发显得隽秀而光辉四溅。

里尔克创作《秋末》时的背景

问题2:给几篇短诗歌有题目及人名

一、博尔赫斯

《局限》

有一行魏尔伦的诗句,我再也不能记起,

有一条毗邻的街道,我再也不能迈进。

有一面镜子,我照了最后一次,

有一扇门,我将它关闭,直到世界末日降临。

在我的图书馆的书中,有一本

我再不会打开——我正注视着它们。

今年夏天,我将满五十岁,

不停地将我磨损呵,死神!

二、普列维尔

《公园里》

一千年一万年

也难以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一颗星

三、威廉斯

《便条》

我吃了

放在

冰箱里的

梅子

它们

大概是你

留着早餐

吃的

请原谅

它们

太可口了

那么甜

又那么凉

四、里尔克

《预感》

我像一面旗包围在辽阔的空间。

我觉得风从四方吹来,我必须忍耐,

我下面的一切都还没有动静:

门依然轻轻关闭,烟囱里还没有声音;

窗子还没有颤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了风暴而且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又跌回我自己,

又把自己抛出去,并且独个儿

置身在伟大的风暴里。

五、里尔克

《沉重的时刻》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六、里尔克

《秋日》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七、纪伯伦

《论孩子》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住在“明日”的宅中,

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象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

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那静止的弓。

八、《新约•哥林多前书》

《爱的颂歌》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

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

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问题3:里尔克秋日三个阶段抒发的思想感情

Wer jetzt kein Haus hat,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再建造,

谁此时孤独,将长久孤独。

根据我的理解,应该是:

孤独者永远都会孤独下去,此时无家者,再也不会有家,

因为里尔克一生漂泊,居无定所,也一直伴随着孤独。此诗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写于1902年他在罗丹那儿打工的时候,

问题4:<<石像之歌>> 收录在里尔克的哪本诗集里?里克尔的诗那本书收的最全?

《石像之歌》(Das Lied der Bildsule),又译作《画柱之歌》,是里尔克早期的诗歌之一,后来收录在《图像集》(Das Buch der Bilder )(也译作《形象之书》、《影像之书》等)中。此诗既非他笔力成熟的“咏物诗”,也不及《秋日》、《邻人》、《严重的时刻》那般久负盛名,但细细品味,仍不失为一首出色的小诗。

附:

<<石像之歌>> 此诗相传取材自古希腊神话中赫罗与利安德的悲剧故事,倾诉了一尊石像的寂寞与悲伤。伫立在海崖之上的寂寞石像,因为爱人自沉大海的牺牲而得以重获生命;但是热爱着鲜活生命感的石像一旦获得了生命,却只能孤独地泪索石身,因为她永远失去了最心爱的人。这样,石像因为爱而得到了生命,又因为重获生命而失去了爱,暴露在永恒的荒凉与寂寞之中。“石像”这个意象,在诗中被赋予了强烈的人格力量。它与“岩石”不同:岩石是冰冷的、沉寂的、哑然无声的,它无情地封印着叙述者的灵魂。而石像是由内部热情而无力的、渴望爱与生命的灵魂与表象冰冷无情而强有力的岩石共同组成的;内外激烈的矛盾构成一种极大的张力,使得叙述者重获生命的愿望变得无比强烈。然而这样一种重归生命的美好愿望是建立在牺牲心爱之人的条件上的:“如果有人愿意为我殒身大海,我就会从岩石中重返/生命,被救赎的生命”。以“殒身大海”换来“重获生命”,这多少唤起了人们对于耶稣为众生舍身受难的记忆;不过里尔克并无意将其宗教化,也没有太多逻辑性可言,只是呈现出其中唯美的仪式。他甚至淡化了其中“救赎”的效果,大声叩问:“尽管我的血葡萄酒一样红透,又能怎样?我的血从海里唤不回/那个最爱我的人。”红葡萄酒在天主教弥撒仪式中代表着耶稣的血,能净化人的罪恶;但在里尔克笔下,这同前文“汩汩流动着的鲜血”相互照应,是鲜活的生命感的具化,是万事万物皆应当追求的纯洁、崇高的神秘的意指。或也可以理解为“就算我像耶稣一样以自己的血液为牺牲,也无法使心爱的人得到救赎”,从而质疑了救赎的可能性。总之,在这首诗中,一气呵成、冲泻而下的情感潜伏在优美晓畅的文字流中,时起时伏,最终在尾音消失的时候留下深深的绝望和无垠的悲哀。但这悲哀是平静的、高贵的,仿佛一个悲哀的女子向着自己无数的女性缓缓陈述自己的痛苦,因而带有更多柔美、优雅、微妙的情绪在其中;听者(读者)因这平静的叙述而感受到石像内心汹涌而深沉的寂寞,这正是诗人创作灵感的来源。

接触里尔克这样一位风格卓越、诗情优美、语言晦涩的现代诗歌大师,语言成了我们首先要克服的障碍。但或许是中国现代新诗在发展早期就由冯至先生引进并有意模仿了里尔克的缘故,尽管德语与汉语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无论是语法还是两国文化——里尔克的语言却能触碰人们内心的深处,仿佛与中国人有与生俱来的默契。他的许多译诗在中国人看来有一种“沧海月明珠有泪”的朦胧而深沉的美感。他的语言晦涩但不复杂,反而十分流畅——这大概是他不喜欢把意象蕴含的内容固定化、符号化的原因。他认为“诗的意象不愿囿于词语,它悬而未决,这是它的命根子,它以此更新”。他将活脱鲜明的意象与沉思紧密结合在一起,处处给人以启发,与重视神韵气质的中国古典诗歌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会更多地用自己敏感而真诚的心灵去体触世界万物。因此他的诗中始终有一个或明或暗的“我”存在,但这个“我”不仅仅是诗人自身,而是与万物融为一体的诗人的心。他写石像,自身便化为石像,面对海涛天风绝望地期盼,孤独地吟唱,唱着回不来的爱人的哀歌。他如女性一般哀叹“我的血从海里唤不回/那个最爱我的人”;他说骑士的微笑温柔优雅,“像月光/在一本心爱的书上”;他慢慢展开自己幽暗伤痛的童年回忆,“抚过白色的键盘,仿佛艰难地走过积雪”;他虔诚地提醒自然之主,秋日已然来临,“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他在都市中找寻飘忽不定的倾诉,“陌生的提琴,你可在追逐我?”……他的语句仿佛浑然天成的不经意,在细微处给人以惊喜,永远保持着新鲜和陌生;他对世间表象敏感而纯洁的感受力,使受到现代快节奏生活和拜金主义污染的人们的感官暂时得到纯洁和解放。

里尔克何以有这样敏锐而深切的感受力呢?

一般认为以遇到罗丹为界,里尔克由前期的浪漫主义过渡为后期的现实主义。事实上里尔克从骨子里始终是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浪漫主义者,他的作品不似正统浪漫主义诗歌那样恣肆地任情感的河流泛滥,尽情吟唱赞美人生、自然和上帝,甚至“陷溺于自我抒情的空疏夸大和苍白肤浅”(臧棣《汉语中的里尔克》)。相反,他认为“诗并不像一般人所说的是情感(情感人们早就很够了——诗是体验”。他不是向外探索这个世界,而是向内探求内心:他强调一个寂寞而强大的内心世界,那里蕴含着他灵感的小宇宙。而他正是这样一个拥有强大内心的诗人。我们可以从他的诗歌中找到源源不断的寂寞,如“这时寂寞如同江河,铺盖大地……”,这样一个被后世之人用得俗气之至的词,此时在他这里竟大气而磅礴,甚至有那么几分殉道者的壮烈而欣慰的味道。他鼓励一个素未谋面的青年诗人,叫他“要爱你的寂寞,负担那它以悠扬的怨诉给你引来的痛苦”,“艺术品都是源于无穷的寂寞……只有爱能够理解它们,把住它们,认识它们的价值。”不难发现,他的寂寞是以对世界、对众生的爱为基础的,专注于寂寞是为了更好地去爱,在自身体内为别人完成一个自己的世界。为此,他仔细地审查、琢磨万物,因为审视万物正是审视自己的内心(同时也可以不断磨练、提升自己摹状的技巧);而万物莫不从自己的内心汩汩流出。成为罗丹的私人秘书后,他更是如鱼得水,在这位伟大的雕塑家的影响下,学会“像一个画家或雕塑家那样在自然面前工作,顽强地领会和模仿”,在凝视和细致的临摹(Skeleton)中顿悟天籁,独抒性灵,因而开创了西方现代诗坛“咏物诗”的先河。

同时,他又以全新的、无比积极的心态迎接死亡。这一点几乎从始至终贯彻在他的诗作中,成为他探索的母题。他说:“主啊,给每人以独特的死,/从那个他活着有过爱、感觉和苦恼/的生命中走出来的死。”(《定时祈祷文》)死亡不是消极的、令人恐惧的现象,不应该被人们一味否定和排除;相反,死与生相辅相成,美好地生活是为了美好的死去,美好的死亡又成就了生命个体的完美性。他要“用温暖的根须拥抱那逝去的/少年;他曾在悲哀和歌声中/将梦失落”,为此他决意“独自承担全人类的悲惨”。由此可以看出里尔克独特的宗教观。出于童年的阴影以及对天主教现状的深切思索,他拒绝了基督教的彼岸理论,并排斥基督的中介性。他不需要基督充当为人类赎罪,与上帝和解的角色,因为他不承认原罪。他说:“我可以跟上帝交谈,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起草致他的信件。”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独特的、纯洁的,具有隐藏的崇高的品性。他要直面上帝,重视用眼直接去看,去听。“我们所谓的命运是从我们‘人’里出来,并不是从外边向着我们‘人’走进。”诗人应该用内心而不是单纯的耳眼去体验世界、观察世界。为此有了为贫苦的人们而写的真挚的《声音》组诗,有了熠熠生辉的名句“贫穷是一片从内部发出的灿烂光辉……”,有了十年初成的《杜伊诺的哀歌》……

读里尔克,是与一个柔弱而坚强的灵魂交流。人们从来不曾为他所轻视、所玩弄、所抛弃,而是跟着他曼妙的思维,一步一步,走进一个高贵、优雅而包罗万象的寂寞世界。

问题5:“谁此刻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这句诗什么意思

不知什么时候起,大家开始重句不重章,喜欢看些精美的句子,写些看上去逼格很高无病呻吟的句子,而忘记句子本身是依赖于原文的并且绝不能脱离原文的,你问果子怎么长出来的?当你看到树的时候才能知道。

这句话原文来自《秋日》里尔克

秋 日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以下截取自北岛的:《里尔克: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秋日”是1902年9月21日在巴黎写的,那年里尔克年仅27岁。

开篇就确定了谈话的对象是上帝:主呵,是时候了。这语气短促而庄重,甚至有种命令口吻。夏天盛极一时。参照题目,显然是一种感叹,即不可一世的夏天终于过去了。是时候了,是“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的时候了。把置于及让是命令式的延伸。这两组意象有一种奇妙的对位关系,即你的影子与风,日晷与牧场在上下文中彼此呼应,互为因果。你的影子是有形的,而日晷是通过影子的方位确定时间的;而风是无形的,牧场是日晷在时空上的扩展。一般来说,明喻是横向的,靠的是“好象”“仿佛”“如似的”这类词来连接;而暗喻是纵向的,靠的是上下文的呼应。另外,说到诗歌的方向性,这首诗是个很好的例子,是由近及远从中心到边缘展开的。日晷是中心,而上帝的影子为万物定位,从这里出发,风吹向广阔的牧场。

第二段仍保持着开始时的命令式。带动这一转变的是风,是风促成段落之间的过渡。前面说过,这一段最微妙的是一系列强制式动词的层层递进:让给催 压。这其实是葡萄酒酿造的全部过程,被这几个动词勾勒得异常生动。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若进一步引申,这里说的似乎不仅仅是酿造,而是生命与创造。

第三段是全诗的高潮。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这两个名句几乎概括了里尔克一生的主题,即他没有故乡,注定永远寻找故乡。大约在此两年前,他在给他的女友后来成为妻子的信中写道:“您知道吗?倘若我假装已在其他什么地方找到了家园和故乡,那就是不忠诚?我不能有小屋,不能安居,我要做的就是漫游的等待。”也许是这两句最好的注释。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从开端的两句带哲理性的自我总结转向客观白描,和自己拉开距离,象电影镜头从近景推远,从室内来到户外,以一个象征性的漂泊意象结尾。最后三句都是处于动态中:醒来,读书,写信,徘徊。而落叶纷飞强化了这一动态,凸现了孤独与漂泊的凄凉感。这让我想起苏轼的名句:“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其电影镜头式的切换有异曲同工之妙。

问题6:写初秋或者秋将至的外国诗歌有哪些

1、西班牙、希梅内斯 的《秋天序曲》

我在打开的窗口期待着你,秋天。快来

凉爽我的鬓角,

用迷途的玫瑰的

慷慨而神秘的芳香。

早来的时刻已经藏进阴影。一切

都以另一种方式结束。

爱情从辽阔的路途迟迟而来,

怀着紧张的脉搏。

生命是那么遥远。亲切的景色

编织出一条花边和泡沫。

在那边宁静的叶簇深处

游乐的赞歌

互相参差交织。

柔情在徘徊不安。

泥土里升起

活跃的清新气息……秋天,我在渴望。快来

抚爱我的鬓角。

2、奥地利、里尔克的《秋日》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长久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飘零。

3、日本近代诗、岛崎藤村的《秋歌》

秋天

秋天翩翩地来到眼前

桐叶草花捧起晶莹的露珠

微风拨响了柔曼的琴弦

青青的葡萄儿穿上了紫衫

酿成了琼浆醇美清甜

秋天

秋天翩翩地来到身旁

迟凋的芳草

已披上银白的晚霜

欢笑的美酒

应斟满哀切的角觞

秋天

秋天翩翩地来到眼前

草木金黄,秋色尽染

谁不陶醉在这迷人的秋天

伴着你的笛声我唱起幽婉的歌

一抹凄凉掠过聪慧的额前

4、英国现代女诗人,伊丽莎白·詹宁斯的《初秋之歌》

看这个秋天在气味中

到来。一切还像是夏天;

颜色完全没改变,空气

在绿色和白色上清澈地生长。

树荫变得沉甸,田野

丰满。花儿处处开放。

普鲁斯特曾将时间采集在

孩子的蛋糕里,他会理解

这一种暧昧——

夏天仍气势汹汹,而一缕细烟

正从大地上升起,

证明秋天正向我们摸寻。

但每个季节都是一种

浓郁的怀旧。我们给它们命名——

秋天和夏天,冬天,春天——

仿佛为了从精神上松开

我们的情绪,并赋予它们外在的形式。

我们想要确定、牢固的东西。

但我被带回童年,这并非

我愿,在那里

秋天是篝火,弹子球,烟雾;

我靠在我的窗边,

被空气中的回忆围困。

当我说着秋天,秋天碎了。

5、俄罗斯、丘特切夫的《在初秋的日子里》

在初秋的日子里,

有一段短暂而奇效的时光,——

白昼像水晶段透明,

黄昏更是灿烂辉煌……

方才镰刀踊跃,谷穗倒卧,

而今极目四望一片空阔,

喉有那纤细的蜘蛛丝

在空闲的犁沟上闪烁。

空气更空旷,鸟声已绝灭

但还未感风雪临近的威胁,

只有一片纯净温暖的蔚蓝

向正在休息的田野倾泻……

问题7:谁知道诗歌<炉前工之歌>全文

《石像之歌》(Das Lied der Bildsule),又译作《画柱之歌》,是里尔克早期的诗歌之一,后来收录在《图像集》(Das Buch der Bilder )(也译作《形象之书》、《影像之书》等)中。此诗既非他笔力成熟的“咏物诗”,也不及《秋日》、《邻人》、《严重的时刻》那般久负盛名,但细细品味,仍不失为一首出色的小诗。

附:

<<石像之歌>> 此诗相传取材自古希腊神话中赫罗与利安德的悲剧故事,倾诉了一尊石像的寂寞与悲伤。伫立在海崖之上的寂寞石像,因为爱人自沉大海的牺牲而得以重获生命;但是热爱着鲜活生命感的石像一旦获得了生命,却只能孤独地泪索石身,因为她永远失去了最心爱的人。这样,石像因为爱而得到了生命,又因为重获生命而失去了爱,暴露在永恒的荒凉与寂寞之中。“石像”这个意象,在诗中被赋予了强烈的人格力量。它与“岩石”不同:岩石是冰冷的、沉寂的、哑然无声的,它无情地封印着叙述者的灵魂。而石像是由内部热情而无力的、渴望爱与生命的灵魂与表象冰冷无情而强有力的岩石共同组成的;内外激烈的矛盾构成一种极大的张力,使得叙述者重获生命的愿望变得无比强烈。然而这样一种重归生命的美好愿望是建立在牺牲心爱之人的条件上的:“如果有人愿意为我殒身大海,我就会从岩石中重返/生命,被救赎的生命”。以“殒身大海”换来“重获生命”,这多少唤起了人们对于耶稣为众生舍身受难的记忆;不过里尔克并无意将其宗教化,也没有太多逻辑性可言,只是呈现出其中唯美的仪式。他甚至淡化了其中“救赎”的效果,大声叩问:“尽管我的血葡萄酒一样红透,又能怎样?我的血从海里唤不回/那个最爱我的人。”红葡萄酒在天主教弥撒仪式中代表着耶稣的血,能净化人的罪恶;但在里尔克笔下,这同前文“汩汩流动着的鲜血”相互照应,是鲜活的生命感的具化,是万事万物皆应当追求的纯洁、崇高的神秘的意指。或也可以理解为“就算我像耶稣一样以自己的血液为牺牲,也无法使心爱的人得到救赎”,从而质疑了救赎的可能性。总之,在这首诗中,一气呵成、冲泻而下的情感潜伏在优美晓畅的文字流中,时起时伏,最终在尾音消失的时候留下深深的绝望和无垠的悲哀。但这悲哀是平静的、高贵的,仿佛一个悲哀的女子向着自己无数的女性缓缓陈述自己的痛苦,因而带有更多柔美、优雅、微妙的情绪在其中;听者(读者)因这平静的叙述而感受到石像内心汹涌而深沉的寂寞,这正是诗人创作灵感的来源。

接触里尔克这样一位风格卓越、诗情优美、语言晦涩的现代诗歌大师,语言成了我们首先要克服的障碍。但或许是中国现代新诗在发展早期就由冯至先生引进并有意模仿了里尔克的缘故,尽管德语与汉语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无论是语法还是两国文化——里尔克的语言却能触碰人们内心的深处,仿佛与中国人有与生俱来的默契。他的许多译诗在中国人看来有一种“沧海月明珠有泪”的朦胧而深沉的美感。他的语言晦涩但不复杂,反而十分流畅——这大概是他不喜欢把意象蕴含的内容固定化、符号化的原因。他认为“诗的意象不愿囿于词语,它悬而未决,这是它的命根子,它以此更新”。他将活脱鲜明的意象与沉思紧密结合在一起,处处给人以启发,与重视神韵气质的中国古典诗歌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会更多地用自己敏感而真诚的心灵去体触世界万物。因此他的诗中始终有一个或明或暗的“我”存在,但这个“我”不仅仅是诗人自身,而是与万物融为一体的诗人的心。他写石像,自身便化为石像,面对海涛天风绝望地期盼,孤独地吟唱,唱着回不来的爱人的哀歌。他如女性一般哀叹“我的血从海里唤不回/那个最爱我的人”;他说骑士的微笑温柔优雅,“像月光/在一本心爱的书上”;他慢慢展开自己幽暗伤痛的童年回忆,“抚过白色的键盘,仿佛艰难地走过积雪”;他虔诚地提醒自然之主,秋日已然来临,“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他在都市中找寻飘忽不定的倾诉,“陌生的提琴,你可在追逐我?”……他的语句仿佛浑然天成的不经意,在细微处给人以惊喜,永远保持着新鲜和陌生;他对世间表象敏感而纯洁的感受力,使受到现代快节奏生活和拜金主义污染的人们的感官暂时得到纯洁和解放。

里尔克何以有这样敏锐而深切的感受力呢?

一般认为以遇到罗丹为界,里尔克由前期的浪漫主义过渡为后期的现实主义。事实上里尔克从骨子里始终是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浪漫主义者,他的作品不似正统浪漫主义诗歌那样恣肆地任情感的河流泛滥,尽情吟唱赞美人生、自然和上帝,甚至“陷溺于自我抒情的空疏夸大和苍白肤浅”(臧棣《汉语中的里尔克》)。相反,他认为“诗并不像一般人所说的是情感(情感人们早就很够了——诗是体验”。他不是向外探索这个世界,而是向内探求内心:他强调一个寂寞而强大的内心世界,那里蕴含着他灵感的小宇宙。而他正是这样一个拥有强大内心的诗人。我们可以从他的诗歌中找到源源不断的寂寞,如“这时寂寞如同江河,铺盖大地……”,这样一个被后世之人用得俗气之至的词,此时在他这里竟大气而磅礴,甚至有那么几分殉道者的壮烈而欣慰的味道。他鼓励一个素未谋面的青年诗人,叫他“要爱你的寂寞,负担那它以悠扬的怨诉给你引来的痛苦”,“艺术品都是源于无穷的寂寞……只有爱能够理解它们,把住它们,认识它们的价值。”不难发现,他的寂寞是以对世界、对众生的爱为基础的,专注于寂寞是为了更好地去爱,在自身体内为别人完成一个自己的世界。为此,他仔细地审查、琢磨万物,因为审视万物正是审视自己的内心(同时也可以不断磨练、提升自己摹状的技巧);而万物莫不从自己的内心汩汩流出。成为罗丹的私人秘书后,他更是如鱼得水,在这位伟大的雕塑家的影响下,学会“像一个画家或雕塑家那样在自然面前工作,顽强地领会和模仿”,在凝视和细致的临摹(Skeleton)中顿悟天籁,独抒性灵,因而开创了西方现代诗坛“咏物诗”的先河。

同时,他又以全新的、无比积极的心态迎接死亡。这一点几乎从始至终贯彻在他的诗作中,成为他探索的母题。他说:“主啊,给每人以独特的死,/从那个他活着有过爱、感觉和苦恼/的生命中走出来的死。”(《定时祈祷文》)死亡不是消极的、令人恐惧的现象,不应该被人们一味否定和排除;相反,死与生相辅相成,美好地生活是为了美好的死去,美好的死亡又成就了生命个体的完美性。他要“用温暖的根须拥抱那逝去的/少年;他曾在悲哀和歌声中/将梦失落”,为此他决意“独自承担全人类的悲惨”。由此可以看出里尔克独特的宗教观。出于童年的阴影以及对天主教现状的深切思索,他拒绝了基督教的彼岸理论,并排斥基督的中介性。他不需要基督充当为人类赎罪,与上帝和解的角色,因为他不承认原罪。他说:“我可以跟上帝交谈,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起草致他的信件。”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独特的、纯洁的,具有隐藏的崇高的品性。他要直面上帝,重视用眼直接去看,去听。“我们所谓的命运是从我们‘人’里出来,并不是从外边向着我们‘人’走进。”诗人应该用内心而不是单纯的耳眼去体验世界、观察世界。为此有了为贫苦的人们而写的真挚的《声音》组诗,有了熠熠生辉的名句“贫穷是一片从内部发出的灿烂光辉……”,有了十年初成的《杜伊诺的哀歌》……

读里尔克,是与一个柔弱而坚强的灵魂交流。人们从来不曾为他所轻视、所玩弄、所抛弃,而是跟着他曼妙的思维,一步一步,走进一个高贵、优雅而包罗万象的寂寞世界。

希望

问题8:外国诗歌精选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91.2万

00:55

00:32

00:45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现代 ·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

不要心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现代诗

赏析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选自《普希金诗集》,这是一首哲理抒情诗,诗人以普普通通的句子,通过自己真真切切的生活感受,向女友提出慰藉。这首诗以劝告的口吻和平等的娓娓的语气写来,语调亲密和婉,热诚坦率;诗句清新流畅,热烈深沉,有丰富的人情味和哲理意味,表达了诗人真诚博大的情怀和坚强乐观的思想情怀。

开头是一个假设,“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假设会深深伤害人们,足以使脆弱的人们丧失生活的信心,足以使那些不够坚强的人面临“灾难”。那的确是个很糟糕的事情,但诗人并不因为这而消沉、逃避和心情忧郁,不会因为被生活欺骗而去愤慨,做出出格的事情。诗中阐明了这样一种乐观坚强、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当生活欺骗了你时,不要悲伤,不要心急。生活中不可能没有痛苦与悲伤,欢乐不会永远被忧伤所掩盖。正如诗中写到的那样,“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生活往往是有曲折才会有更深刻的体会;失去了,才能知道拥有的可贵。

诗人在诗中提出了一种面向未来的生活观。“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尽管“现在却常是忧郁\,现实的世界可能是令人悲哀的,可能会感受到被欺骗,但这是暂时的,不会停留在这儿,不会就在这儿止步。要用对立统一、变化发展的观点看待生活,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在生活中总会出现。正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坚持美好的信念和进取的态度,才能更好的把握住现实,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一切艰难险阻都是暂时的,因而那逝去的也就变得可爱,这才是值得提倡的生活态度,也是生活中的辩证思想。

最为经典的尾句“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表明诗人积极的人生态度,并告诉人们,困难迟早是会成为过去的,而那些过去的将成为人生财富,这些经验将有助于领悟人生的真谛,走完人生的道路。当成功后,回首一望,这些就成了自己成功路上的足迹、见证。

这首诗的前四行侧重于安慰困苦悲伤中的某个人,这也许就是诗人自己,诗人生活在法国大革命精神在欧洲大陆产生广泛影响的时代。那时的俄国,一方面处于沙皇暴政的统治下,另一方面,人民的自由意识大大觉醒,起义和反抗此起彼伏。诗人出身贵族,有着强烈的自由民主意识。这些注定了诗人的生活会充满暗礁、漩涡、险滩和坎坷不平。诗人在面对困苦时坚定自己对生活的信心,诗人就靠着信心去战胜一个又一个暴力的压迫。而后四行则试图理性地解释悲伤和泪水有害无益。困境中的“温和、平静”是生活的大智慧,只要保持一颗乐观的心,机会永远在那里,逃避困境,回避现实都于事无补。无论灾难何时发生,都要学会豁达从容,积极勇敢地面对困难,精神抖擞地直面沮丧,怀着一颗谦卑的心去战胜困难,只有这样,希望才一直都在,才能看到雨后彩虹的绚烂,体会到重重磨难之后的人生幸福。

诗人对生活的假设,引起很多人的共鸣。正是这种生活观,这种对人生的信心,这种面对坎坷的坚强和勇敢使得这首诗流传久远。

作者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1799年5月26日—1837年1月29日),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

问题9:我需要描写秋天的诗歌

里尔克的《秋日》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投在日晷上,

让秋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此时孤独,就长久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 Rainer Maria Rilke (1875-1926 )

里尔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里尔、里尔克的诗歌《秋日》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